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 >

车夫为3500元欠款入室抢劫 杀害婆孙俩潜逃14年

189发布时间:2016-09-01 13:58 类别:旅游 滦南新闻网

车夫为3500元欠款入室抢劫 杀害婆孙俩潜逃14年 8月30日,陈中夫妇想起14年前的惨案十分悲伤。8月30日,陈中夫妇想起14年前的惨案十分悲伤。 陈先生的儿子和岳母生前照片。 陈先生的儿子和岳母生前照片。 陈先生儿子生前照片。 陈先生儿子生前照片。

  2002年3月31日

  成都五块石一出租房发生血案,一对婆孙被人残忍杀害

  2005年

  在狱中服刑的行凶者突然供出同伙,警方随即展开网上追逃

  今年3月

  另一名疑犯在贵阳被警方抓获。法庭上,他讲述了令人发指的作案经过

  封面新闻-华西都市报记者 吴柳锋 摄影刘陈平

  8月30日,就在28年前的白银案成为全国关注的热点时,在成都中院,一起14年前的血案正在开庭审理。

  2002年3月31日,来成都做生意的陈中和妻子姜敏芝租住的房屋发生入室抢劫,58岁的岳母和11岁的儿子被残忍杀害。行凶者吴胜奎被抓捕后,一口咬定是独自作案,后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。3年后,吴胜奎突然在狱中供出同伙,警方展开网上追逃。今年3月,疑犯杨某长在贵阳被警方抓获。

  法庭上,尽管疑犯杨某长两次道歉,但被害人亲属均不接受,纷纷要求法庭判处其死刑。姜敏芝更是表示,“要让孩子和他外婆知道,我不会放过伤害他们的人。”

  当天庭审结束后,姜敏芝搭乘亲友的电瓶车前往五块石客运站,走到孩子生前经常接她的那个路口,一眶热泪再次涌出,往日的一幕幕又清晰浮现出来……

  陈年血案

  婆孙俩遇害身上各有10余处刀伤

  2002年3月31日,是姜敏芝和丈夫陈中永远忘不了的星期天。

  两人是内江人,到成都后,在五块石附近做批发生意,主要卖扑克牌、塑料袋等商品,租住的房屋离铺面仅百米远。

  当天早上9点过,一个同行急需一件扑克牌,到铺面上找他们借货。因为都是熟人,陈中让他直接到家里搬,“我娃儿在屋头!”

  10多分钟后,这位同行又折了回来,“家里没人,门怎么都敲不开。”陈中遂拿着钥匙回家取货。刚打开门,他就被客厅中的一摊血迹吓坏了。在存放货物的一间卧室里,他发现儿子和岳母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,血肉模糊,身上还压着一箱16公斤的扑克牌。

  “是哪个狗日的这么狠!”陈中咚的一声跪在地上,当即哭了出来。后来,陈中才知道,岳母和孩子身上各有10余处刀伤,其中一名行凶者是跟他熟识的三轮车师傅吴胜奎。抢走几千元逃跑时三轮车上分赃

  8月30日上午,另一位嫌疑人杨某长站上了成都中院被告席。虽已时隔14年,但他仍能回忆起当天的情形。旁听席上的陈中夫妇,首次听到了至亲之人被害细节,心如刀绞。

  杨某长回忆,事发前一天晚上7点过,他和吴胜奎(已判刑)就准备动手,还分别带了榔头和斧头。就在他们踩点时,看到4个人都在家,吴胜奎就没让动手。次日上午,两人再次上门。当时小娃娃就站在客厅里,说了句“我去叫爸爸回来”就准备往外走,这时,前面的吴胜奎一斧头砍倒了娃娃。

  “我当时都吓到了。”杨某长说,两人又动手砍伤了一位老年人,然后把他们搬到隔壁放货的卧室。在卧室里,他们翻到几千元现金,两个戒指和一条项链。作案后,他们拦了一辆三轮车,边逃边在车上分赃。

  不久后,吴胜奎被警方抓获,但他并未供出同伙杨某长。因为两人租住在一起,都在拉三轮车挣钱,杨某长甚至作为证人,被警方叫去做了笔录。这次的笔录,杨某长编了假话。

  2005年,吴胜奎因涉嫌抢劫致人死亡被提起公诉。同年9月6日,成都中院以抢劫罪判处其无期徒刑。而这时,同伙杨某长早已逃到了贵州省贵阳市,换了个身份藏了起来。

  服刑3年左右,吴胜奎突然站出来检举了杨某长,称他也参与了盗窃、砍人。2008年2月2日,成都警方正式对杨某长展开网上追逃,但其后一直没有杨某长的任何音讯。

  今年3月23日,成都金牛警方在获得线索后,赶赴贵阳市经济开发区的一个村庄内,抓获了逃亡14年的杨某长。

  庭审现场

  为3500元欠款三轮车夫动了抢劫念头

  在参与到这起血案前,杨某长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三轮车夫,但生活重担压垮了他。他在法庭上直言,因为3500元欠款,他才动了抢劫的心思。庭审中也查明,他没有犯罪前科,潜逃后也没有再次犯案。庭审上,杨某长的代理律师据此请求从轻处罚。

  8月30日的庭审,是陈中与杨某长的第二次见面。案发前一天,吴胜奎带着杨某长来找过他,但他记得是个年轻的小伙子,丝毫不像眼前这个微微驼背的老人。

  杨某长,南充人,来到成都后,凑钱买了辆二手三轮车在五块石附近拉活。“当时生意不好做,三轮车又坏了需要维修。”杨某长说,在这种经济压力下,他同意与吴胜奎“干一票”,“吴胜奎说他认识一个老板,家里有很多货,家里面肯定有现金。”

  抢劫后,他把戒指给了妻子,并说这是抢的,“但当时没说把人弄死了。”刑事附带民事被害方索赔244万余元

  作为受害方的代理人,四川川商律师事务所王锦绣律师出席了此次庭审,并向法庭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。

  受害方要求杨某长赔偿丧葬费、被抚养人的生活费、交通费、精神损害赔偿金等,共计244万余万。同时,在请求法庭判处杨某长死刑的同时,以窝藏包庇罪追究杨某长妻子的刑事责任。

  对于这么大金额的赔偿要求,杨某长低下了头,“我认赔,但确实没钱赔。”杨某长称,他被警方抓获后,曾在看守所内给家人写了两封信,但都没收到任何回复。

  在做最后陈述时,杨某长称无话可说,只是连续说了两声“对不起”。坐在旁听席上的姜敏芝等人顿时激动起来:“几句对不起就完了,我不接受!”

  随后,在征得审判长同意后,被害人7位亲人依次站起来发言,无一例外要求判处杨某长死刑。

  心底的痛

  “娃娃不出事,我都当婆了”

  如今,姜敏芝一家还是继续着14年前的生意,但铺面已搬到新都大丰镇古柏粮油市场。庭审结束,夫妻二人搭乘亲友的电瓶车前往五块石客运站,在路过北站西二路路口时,姜敏芝突然伤感起来:“娃娃还在的时候,每天放学后都要来这个路口等我下班。”

  顿时,往日的一幕幕再次在她眼前翻腾起来,覆盖了好些年的伤疤也再一次被揭开。“我真的想不起来这事发生后,我是怎么熬过来的。”姜敏芝说,这次庭审,二姐的儿子也来听了,他们同年出生,如今,二姐的儿子都快有娃娃了,“如果娃娃不出事,我都当婆了。”

  在姜敏芝看来,儿子特别懂事,才11岁,就知道把肉留给牙齿不好的外婆,自己啃骨头。她记忆犹新的是,每次家里切好水果,儿子都会拿着水果先喂给爸爸、妈妈、外婆吃,“不吃都不行,等我们都至少吃了一块,他才自己吃。”

  最喜欢儿子拿玩具枪的照片

  家中出事后,陈中记得,妻子要求他把儿子和母亲的所有照片拿去压了膜,然后成天捧着流泪。“你再这样,我把照片统统给你丢了。”直到陈中放出狠话,姜敏芝才把照片用塑料袋封起,再用旧衣服包起来,放在衣柜的最顶层。

  8月30日,在他们的铺面上,华西都市报记者看到了姜敏芝收藏起来的照片,总共12张。尽管过了14年,依旧保存如新。其中一张照片上,一个小男孩骑在一座石像上,右手拿着玩具手枪开心地笑着。“我最喜欢的是这张!”姜敏芝说,这张照片看着儿子很精神,乖得很。

  如今,姜敏芝已经有了两个女儿,在她们面前,姜敏芝从不提及她们有个哥哥。不过有一次,大女儿从老家回来后,突然问她:“有人说我跟我哥长得一模一样,我哥在哪里?”姜敏芝怕吓着女儿,仍然不敢告诉她们真相。

  姜敏芝说,这件事过去了14年,他们一家人本该淡忘,过正常的日子。但现在警方又抓到另一名凶手,“我觉得这事还没画上句号”,姜敏芝说,她要让行凶者得到应有的制裁,以告慰逝去亲人的在天之灵。

  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被害人家属均为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