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

燕赵晚报:喜看在线教师收入超“网红”_0

124发布时间:2016-03-31 16:04 类别:新闻 滦南新闻网

燕赵晚报:喜看在线教师收入超“网红” 原标题:喜看在线教师收入超“网红”

  近日,朋友圈里晒出了一张在线辅导老师的课程清单,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,扣除20%的在线平台分成后,王羽老师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,这个薪资甚至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。另据记者计算,该老师7个小时的实际总收入超过了6.7万元,几乎是一个普通学校教师一年的收入。(3月28日央广网)

  在线辅导教师收入竟有令人瞠目的高收入,羡慕嫉妒恨自在情理之中。

  按照现行教育法规,明确禁止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,虽然“线上辅导”是新生事物没被列入其中,但教师在线上教育网络平台注册并有偿授课,应该属于 “在校外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兼职从事学科类教学、文化补习并从中获取报酬”一类,所以被教育部门禁止,乃依法有据。

  然而,在线辅导教师的发展壮大显然具备许多优势,是很多家长学生乐意见到的,对于学生来说,在线直播课单价低至几元钱,学生花较低的代价享受到一对一的服务,给予学生打分、评价的选择权,自然趋之若鹜;对于老师来说,在线辅导没有房租、场地、人数的限制,给教师的报酬相对比较高,平台抽成20%,大头儿80%给老师,同时老师也相对自由,可直接促进教师注重教学,有利于提高教学质量;对于平台来说,搭建教育桥梁,获取合法利润,给学生讲课的老师收入超过搔首弄姿以颜值取胜的网红,也称得上是尊师重教的社会正能量。

  当然,忧虑也随之而生。其一,老师的时间、精力是有限的,当“在线辅导”平台能提供的收入远远超过学校时,教师们的精力和心思很可能会发生偏移,导致在校的教学质量下降。其二,若放任不管,会不会将“在线辅导”变为牟取私利、强迫学生补课的第二辅导课堂,延续以往有偿讲课的路子?其三,在线辅导教师收入要超网红,极可能导致一些教师选择花样翻新地吸引学生眼球,教学质量和效果就不再是教师们最为关注的了。

  实际上,在线辅导课程的单价都很低,教师的高收入是来自于互联网带来的“聚沙成塔”效应,是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强大力量,把大多数人不多的付出,汇聚成少数人的巨额收入。一言以蔽之,教师加入在线辅导获得高收入是互联网+教育的产物。

  既然是新生事物,自然有利有弊,新机遇会带来新风险。笔者认为,“网红老师”当疏堵结合,对于教师上网授课,教育主管部门应在充分调研、多方听证、尊重民意的基础上明晰规则,在职老师能否在线开课,其范围、时间的界限在哪儿、老师线下讲课的质量下降有何处罚,线上讲课如何线上监管等等,都需一一化解,以理服人,让更多人分享到更优质的教学资源,让学生、老师在科学规范之内多方得惠,而不必仓促慌乱地一禁了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