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老两口报团游澳洲被加价1200元 称超龄要加钱

68发布时间:2016-03-28 12:49 类别:娱乐 滦南新闻网

老两口报团游澳洲被加价1200元 称超龄要加钱 记者以普通市民身份,咨询成都市内多家旅行社,多数都会对超龄游客加收附加费。记者以普通市民身份,咨询成都市内多家旅行社,多数都会对超龄游客加收附加费。

  四川省旅游执法总队:附加费不合理,被加收可向旅游局举报

  72岁的成都市民何先生打算报一个旅行团,和68岁的老伴一起去澳大利亚旅游。然而,咨询了两家旅行社,都说因为“超龄”,他和老伴每人要多交1200元的“附加费”。对于这笔莫名多出的费用,何先生感到很纳闷:这算是歧视或者变相拒绝老年人吗?

  3月23日和24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访成都市区内多家旅行社,发现去澳大利亚旅游,老年人和不满28岁的年轻人几乎都要被加收费用。四川省旅游执法总队就此回应称,附加费早在2009年就被明令禁止,市民如遇到类似情况,可向当地旅游局举报。

  讲述

  问了两家旅行社 均称老人“超龄”要加价

  何先生很爱旅游,今年他打算和老伴去澳大利亚看看。3月21日,他来到芳草西街附近一家旅行社咨询,看中了一个9天旅行团,每人团费9500元。然而,问过何先生和老伴的年龄后,旅行社工作人员说,他们每人要再交1200元。

  何先生对此很不解。工作人员解释说,“28岁以下和59岁以上的游客,都要交附加费。如果只去澳大利亚,交1200元,如果还要去新西兰,还要再加300元。”何先生说,“这样算下来,两个人就要多两三千块,太不划算了。”

  随后,何先生又来到附近另一家旅行社,得到的答案一样:由于“超龄”,每人要多交1500元。“太不合理了,凭什么多收钱,这算是歧视或者变相拒绝老年 人吗?”郁闷之外,何先生也很疑惑,“去年我71岁,和老伴去欧洲耍,也没有交什么附加费,他们这次收这个费用是否合理?”

  走访

  收费标准不统一 旅行社几乎都要收附加费

  去澳大利亚旅游报价还要先看年龄?3月22日,记者以普通市民的身份,咨询了成都市内多家旅行社。

  “你们大概什么年龄?”每家旅行社都会问这个问题。当记者说有两位60多岁的老人时,对方无一例外提到了“附加费”,只有大慈寺路一家旅行社表示,由于名额所剩不多,可以申请不加价。

  “28岁以下年轻人及59岁以上老年人需每人加收1500元。”查询跟团信息后,武成大街一家旅行社的工作人员报价。旁边另一旅行社也是同样说法。

  不过,不同旅行社的收费门槛和标准似乎并不统一。大多数旅行社称,去澳大利亚旅游的“正常年龄”为28岁-59岁,但红星路二段一家旅行社则较为“宽 容”,“正常年龄”放宽为28-65岁。至于附加费,多数旅行社是每人收1500元,也有收1200元的,最贵的则是2500元。

  说法

  收费是“当地规定”或因该群体消费能力有限

  为何要收取附加费?收费的标准是什么?对于这一问题,多家旅行社都称,这是多年来的“老规矩”。

  “这笔钱是澳大利亚那边的地接收的,跟我们没有关系,我们也是按那边的报价来收费。”某旅行社一邵姓工作人员说。多收了这笔费用,是否会用于提高服务质量或增加项目?该工作人员摇摇头,“还是一样的行程。”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,28岁以下年轻人和老年人要加收费用,是因这类群体消费能力有限。“澳大利亚境内的交通方式多是乘坐飞机,成本相对较高,现在的报价低于成本,而青年及老年人的购买能力低,在购物点可能不会消费,所以要事先加价。”

  另一工作人员说,专门的“夕阳红团”(即老年团)或者纯玩团,就没有附加费一说,“不过本身团费就贵得多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并不是只有去澳大利亚旅游会遇到附加费,去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国甚至国内一些高海拔地区,都对年龄“不达标”的游客提出了加价的要求。

  官方回应

  “附加费”早被明令禁止被加收可投诉

  四川省旅游执法总队副队长姚洪道说,所谓的“附加费”是不合理的,而且早就被明令禁止。

  2009年,国家旅游局就发布并实施了《旅行社条例实施细则》,其中第三十三条明确,同一旅游团队中,旅行社不得因为旅游者存在年龄或者职业上的差异, 提出与其他旅游者不同的合同事项,除非旅行社提供了与其他旅游者相比更多的服务或旅游者主动要求。违者将被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。

  国家旅游局发布的2010年旅游服务警示第3号明确规定,不能让老人和孩子成为旅行社附加费“潜规则”的受害者。“旅行社不能以任何理由收取额外的费用。”姚洪道说。

  尽管如此,“附加费”依然存在。姚洪道说,附加费不像一般商品可以鉴定真伪,也没有明确标价,“只能由游客举证,因此监管存在一定困难。”他提醒游客,如果遇到被加收“附加费”的情况,可以向当地旅游局投诉。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 吴冰清 实习生卫心叶摄影张磊